从Palmmicro到CSR的十年

2009年2月19日
某客户问我们是否能在接下来十年中保证现在AR1688的供货.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十年对一个芯片的生命周期来说实在是太长了. 要做一个计划用十年的产品, 只能在芯片停产前的最后购买中买下够接下来十年用的货.
说实话十年对一个人来说也是很长的时间. 回想自己的经历, 十年前我只会编Windows和Dos下的程序. 当时我被招进王老板开的老Palmmicro公司, 开始做嵌入式系统的软件. 从1999年到现在, Palmmicro改名Centrality, Centrality被SiRF收购, SiRF又被CSR收购, 城头变换大王旗, 我居然变成了一家英国公司的股东.
下面两张照片可以对比一个人十年的变化, 大的是2008年照的, 小的是在1997年.
Dinner after a half day walk in Beijing Olympic Park
My first digit photo taken at ESS office in Fremont

另外一个人的十年

2009年3月3日
当一个人回顾过去的时候, 就说明他老了.
我坐在他面前, 并没有发现这些年他有什么变化, 还是很瘦很精神的样子. 我第一次见到他差不多是12年前, 这些年彼此来往极少. 他还在按照他印象中的我跟别人介绍这个人说他什么都能做, 却不知道近几年我最常说的是这个东西我不会.
1999年, 当王老板招我们这些刚毕业的硕士开Palmmicro公司的时候, 曾经想请他来管理我们. 当时开过几次会, 比较有印象的是他一直积极要求我们找市场上现有的同类产品来定义我们要做的东西. 后来他并没有跟随王老板, 而是作为难得的海归人才进了一家民营家电企业.
三年合同期满, 海龟游回美国, 在一家公司打工半年. 在2003年间见了一次面, 我给他家里装了一个刚刚开始成型的PA1688网络电话. 后来听说他很快又回国了, 跟我们都认识的一些人在上海做.
2006年, 我在深圳意外碰到一个以前上海Centrality的熟人, 得知他在深圳做GPS产品, 请这个人在帮他做软件. 随后要了他的联系方式, 跟他通了电话.
昨天见到他, 知道了更多的情况. 他在三个月前刚刚结束了跟一家上市公司另外一个三年的合同, 现在在自己开公司做产品设计. 当年的GPS产品因为技不如人没有做成功. 很多年没有再回美国, 他的绿卡早已经被移民局收走. 他说一旦回来后就再也不可能回去了.
我没有问他这十年的感受, 不过我想体会大体是差不多的. 虽然这十年我们做得不算成功, 但是并不后悔每一步的选择.
前行步步怀自信 风吹雨打不退让 谁能明白我
Dinner at a restaurant near Beijing Olympic Park

又是十年

2019年3月29日
最近因为软件开发上陷入瓶颈, 在全面整理华宝油气净值PHP代码, 碰到这个文件, 心中感慨不少.
转眼又是失败的十年过去, 我的绿卡也在林近岚出生前5个月的时候被美国移民局收了.
人生靠自圆其说的讲述自己的故事支撑, 所以我直到今天还不想承认后悔.
Jan 28, 2019. Woody. 301 W Valley Blvd, Ste 101, San Gabriel, CA.

本页面尚无任何评论.

更多选项? 请先登录或者注册. metropolitan-tundra